听书 - 奋斗在瓦罗兰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当然了,两支箭都被躲开了,薇恩所放出的暗箭虽然突然,但是却还是没能够伤害到刚刚接触的两个人,如果她是在双方战斗焦灼的时候突然袭击,那么结果就可能会变得不一样了。

到了那个时候,不管是莎弥拉还是弗蕾,都会因此而受伤或死亡。

啊,对莎弥拉来说是没有死亡的危机的,有李珂这个打野站在身后,并且还有一个星妈,一个中单,一个上单莉莉娅,她怎么都不可能会死在薇恩的特殊羁绊的手中,并且连在这两个人手中抢救的机会都没有的。

只是她自己不知道的。

但是被同时袭击这样的事情很明显是谁都没有想到的,不管是正在战斗的双方,还是正在官网的立刻一行人都是如此。如果被俘虏之后就被莉莉娅的梦尘覆盖,一直沉睡的两个约德尔人看到这一幕,也肯定会为薇恩的所作所为惊叹到了。

弗蕾更是停下了自己的动作,不敢置信的看着对自己出手的薇恩,她怎么都不会想到这个拜自己为师的小女孩,这个看上去很像是过去的自己的女孩,竟然会对自己做出这样的事情!

明明把她们两个带入险境的就是她,在她为了他们的生命而战斗的时候,她竟然这样对待自己!

然而薇恩却并没有一丁点的不满,被黑魔法差一点杀死了家人的她可不会管这么多,在这个世界上,除了瑞兹以外,其他使用魔法的,不管是什么人都得死!这是她在安全的德玛西亚内部被伊芙琳攻击之后唯一的想法了。

弗蕾就算是她的老师又怎么样?是要是使用了魔法,都得死!

她唯一遗憾的就是刚刚那两箭没能够成功的射中双方的心脏,成功地将这两个该死的家伙全部杀死!

“喂喂,看起来你这里有些问题啊,你怎么会招募到这样的伙伴的?”

莎弥拉自然不会放过弗蕾因为这件事而动摇所产生的破绽,她毫不犹豫的再次挥动大剑,在弗蕾的狼身上留下了一道长长的血痕。并且在弗蕾反应过来之前一个飞身从弗蕾的身边掠过,并在对方的后腿上来了一刀。

而弗蕾现在则是完全没有了战斗的意志了,她现在只想要好好地质问一下自己身后的那个女孩,自己到底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情,她竟然会这样对付自己。

自己明明在一个怪物手中救了她,把她像是对女儿一样对待,对她这个刚认识没多久的孩子不吝惜自己所有的知识,但是换来的却是疏远,还有来自背后的一支暗箭。这让她顿时心灰意冷了起来,要不是因为还在战斗,她现在唯一想做的事情……

就是掐着薇恩的脖子,让她站的更高的同时,质问她为什么要背叛自己,并且对自己的背后施加暗箭。

她躲过了莎弥拉对准了她眼睛的射击,可是下一刻莎弥拉就又在闪避的时候抽出了一把飞刀扔向了她。

对方使用的技艺并不是什么新鲜玩意,她在很多城市的街头卖艺的人身上都看到过这些,但是像是这个女孩这样致命的,她还是第一次看到。

而且这把飞刀做到了子弹没能够做到的事情,急速飞过的飞刀割破了弗蕾的眼角,让方寸大乱的她战斗的意志更低了。

“薇恩!为什么!”

所以她还是忍不住的问了出来,因为她发现自己如果不问清楚地话,自己是没办法专心战斗的,薇恩的做法她实在是无法理解!而无法弄明白的话,现在的她根本就没办法专心战斗!

就算是憎恨黑魔法,至少也要到一切都解决的时候再说!而且自己使用黑魔法可是为了保护她!她为什么这样做!

“用黑魔法的的都得死!”

然而薇恩的回答相当的无情,并且再次同时射出了两支箭,而这这两只箭也直接斩断了她和弗蕾最后的温情,这个孤独的弗雷尔卓德女人意识到自己的真心真真切切的都打了水漂之后,和薇恩并没有历史上那么深刻的羁绊的她,就直接选择了撤退。

明明一直都是自己在付出,她是享受的那个,为什么现在表现得是自己背叛了对方一样!

她因为薇恩的回答相当的悲伤和愤怒,她不打算再理会薇恩的任何事情了,她要离开这里,再也不管这个跪在泥地里求着自己教导她的少女了。而她不知道的是,在原本的轨迹当中,薇恩在相同的选择当中同样做了相同的事情。

在一次狩猎行动当中,为了救下受伤濒死的薇恩,弗蕾变身了,然后再杀死了敌人之后,薇恩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杀了她。而且那时候的她们的羁绊可没有这么低,而是共同生活,并且经历了很长一段的生活的。

但是那个时候薇恩依然坚定地杀死了她,并且一点犹豫都没有。

“啊哈!那么抱歉!你的人头就让我来飞黄腾达吧!”

而现在同样稚嫩,参加战斗只是单纯的为了钱,能够让自己的父母有钱治疗伤病,并且在诺克萨斯过上好生活的莎弥拉的攻击频率更快了,她像是杂耍艺人一样的在弗蕾的身边来回跳跃,不断的用枪,剑,还有漂亮的长腿上绑着的飞刀对弗蕾进行输出。

但是……

无效,之前割开的眼角的伤口已经愈合,弗蕾所变身而成的巨狼不仅力量和速度,还有防御力极大的增强了。恢复能力也十分的强悍,莎弥拉所造成的伤口虽然看上去十分的严重,但是对弗蕾来说只是一些无伤大雅的情况而已。

所以在她再次在弗蕾的背上增加了一道伤口,并且准备斩下对方的脑袋来让李珂对自己刮目相看的时候,心里已经彻底对薇恩失望的弗蕾,就找到了自己所要的时机。

莎弥拉高高的跃起,她之前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现在,四肢上的伤口很显然能够减缓对方行动的速度,而自己这跃起的一击,则是绝对能够斩断对方的头颅,让自己获得一笔战功的。

然而李珂却摇了摇头。

“都说了,快赢了就不要跳。”

战斗当中的跳跃本身就是很蠢的,而莎弥拉不仅仅是跳了起来,她的心态也跳了。如果她稳扎稳打,不断的消耗弗蕾的体力的话在,这次战斗的结果还会好看一些,但是现在嘛……

除非是那种已经确定赢不了的局面,这么跳的家伙不管是游戏还是现实,都会被更稳健,更有怒火的哪一方翻盘的。

不过那种喜欢在赢了之后点确定的时候发问号,又或者说就这的家伙,他们遭受暴打的时候,脸上的表情也是李珂最喜欢的表情。尤其是那种靠着数据怪,又或者队友的失误来嘲讽你的人。

而莎弥拉现在就是这么的跳,她的结果自然是不用多说了。

就是现在!

已经无心战斗的弗蕾眼睛当中闪过精光,她立马转动了自己庞大的狼躯,在莎弥拉觉得她是在躲避的时候,她却突然变回了一个人。莎弥拉必杀的一击就这样掠过对方洁白的头发,擦过对方高耸的胸膛,狠狠地斩在了大地当中。

莎弥拉的笑容也变得凝固了起来,只是很显然弗蕾不会给她翻盘的机会了。

“上勾拳!”

李珂在心底里配了个音,因为弗蕾直接一记有力的重拳砸在了莎弥拉的下巴上,把这个统治了峡谷的女儿直接打飞到了天空上,而她也是在一瞬间就因为下巴设个神经密集点受创晕了过去。

甚至如果不是她下意识的咬紧了牙关的话,她的牙齿都会被这一记重拳弄坏一些。不过就算是如此,她的颈椎也肯定有些受伤的,不静养一段时间的话,是不可能痊愈的。

不过很显然弗蕾还是留手了,不然她直接用背后的弩箭,又或者手臂上的臂刃都能够轻松的解决掉大一的莎弥拉。但是她只是想要挟持这个家伙而已,所以她在把莎弥拉高高的打飞了出去的同时,就朝着莎弥拉坠落的方向扑了过去。

但是,她愣住了,因为刚刚还在一百多米之外的李珂就这么突然的出现在了她的面前,并且用公主抱抱住了即将坠落的莎弥拉。而且一股温暖的力量也正在作用在那个被她打飞的少女的身上,让她的眼睛开始微微的颤动。

“我对您并没有敌意,不朽者,寒冰女帝的血盟,春天与丰收之神,医疗之神。”

她立马高举起了双手,表现自己没有任何的敌意,如果不是薇恩的那两箭的话,就算知道自己不是李珂的对手,她也会拼上性命和李珂战斗。但是现在的她可没有一丝一毫和李珂敌对的想法。

而且说这话的时候她还扭头看了一下,结果不出意外的发现自己看不到薇恩了。

毕竟说白了,她虽然同样憎恨那些滥用魔法来伤害别人的人,但是她本身可是冰裔。所想要的也只是不想让魔法这种工具被恶人利用,和薇恩的使用魔法就是邪恶的想法完全不一样的。

“这些称号就免了吧,毕竟我其实并没有做些什么,只是大家以讹传讹罢了。”

对于弗蕾的称呼,李珂有些无语的,他现在的称号加起来足有三千多字那么长,写出来的话完全可以无缝的水一章4000字的章节。而这三千字的称号,一半都是由费雷尔卓德提供的。

而且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已经有好几个部族的图腾和信仰改成了他了。

只是他的话并不会被弗蕾所在意,在弗雷尔卓德的冰原上,现在的主流食物就是李珂创造出的那些小麦和面包。也只有他用自己的魔法催生出来的小麦和土豆才有着能够在冰雪当中依然成长的能力。

“不,您理所应当,我的部族正是因为您所赐予的种子才能够度过去年的冬天,我现在虽然脱离了部族,但是我还是清楚地知道这件事情的。您的大恩对于所有弗雷尔卓德人都是必须回报的。”

她脱离部族不假,但是不代表她真的就孤身一人了。而且李珂所做的事情对于弗雷尔卓德人来说根本就是改天换地的大事情,就算是最无情最冷酷的人,在遇上李珂的时候都会给予极大的尊敬。

没人会不尊敬能够让自己填饱肚子的人的。

当然,脑残除外。

而她虽然在德玛西亚各地游走而感触没有其他人那么大,但是如果不是薇恩的原因的话,她也是不可能和李珂产生任何的冲突的。

“所以你打算就这样离开了,在打了我的人之后?”

只是她现在不想和李珂产生冲突,但是李珂却对她产生了兴趣,对方明显是薇恩的那个倒霉老师,而且是一个专业的猎魔人。而自己的帝国以后也肯定需要这样的人,继续让这样的人游走在黑暗当中,并且得不到任何官方的帮助的话,可是会有些失职的。

“抱歉,大人,我……”

弗蕾还想说些什么,但是她的脸色僵住了,因为她的背后突然多出了一支箭,刚刚好好的扎在了她的心脏当中。

是的,薇恩做的。

就在弗蕾觉得她会逃跑的时候,她不仅没有逃跑,反而‘聪明’的隐藏了起来,并且成功地给了弗蕾一箭。

而在杀死了自己的老师之后,薇恩更是像是原本的未来一样,露出了畅快的表情,然后就举着自己的手臂,朝着抱着莎弥拉的李珂冲了过来,并且扣动了扳机。

“真是……”

李珂很喜欢薇恩,但那是在游戏当中,这是一个满身肉装都能够打出大量伤害的存在,但是现实的薇恩……

毫不客气的说就是个疯了的女孩而已,而且完全是敌我不分的性格。这样的女孩已经彻底的堕入了黑暗,除非她能够亲手的杀死那个让她变成这样的人,她的这样的生活才有可能结束。

但是从她看到自己的箭射进了弗蕾的心脏之后脸上露出的那种由衷的笑容,李珂就知道这个少女已经陷入了对杀戮的渴望和喜悦当中,当她不再有动力杀死那些黑暗生物的时候,渴望狩猎的情感,也必然会让她变成自己最讨厌的样子。

对方已经完全堕入了修罗道当中。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顶点手机版网址:

其他相关阅读More+

神话天书

寒冰王子

师道成圣

执笔道春秋

最强系统之万界主宰

头破血流

网游之王者召唤师

飞越寒冬

星际之最强雇佣兵

痴冬书亦

惊悚任务

剑无云
play
next
close